妈妈曹文华的耻辱经历 - AV鲁大妈视频在线,av鲁大妈色情在线视频



 .
  一直到现在,我仍然忘不了10年前,在妈妈开的美容店里发生的那件事,现在想起来,却又觉得快感远远把
耻辱给埋没了,在和女朋友做爱的时候,我时常还想着那时候每一个细节,来刺激自己的感官。更热烈的让女朋友
享受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她也许没有想到,在精神上让我保持如此旺盛性欲的不是别人。是我妈妈。
  妈吗叫曹文华,49岁,10岁的时候,双亲离异让我养成沉默少言,胆小怕事的性格。我不知道当初是什么
原因让父母离婚,或许是父亲很好赌,常昼夜不归。还是在妈妈开的美容店打工的张叔叔常常照顾我们母子俩。在
他们吵架的时候,他们就对着这两个话题,一吵就是三年,最后终于以分开而告终。关于抚养我的问题,至今还让
我记忆尤新,他们谁都不想让我拖累。
  最后是父亲退步,答应母亲不带走家里任何一样东西,当时美容店里生意很是红火。看着如此丰厚的家产归自
己一个人拥有的时候,母亲挥一挥手,送走了父亲,留下了我。一段时间里。我得到了同龄人永远也得不到的自由。
我可以不用想什么亲人,想什么家,爱玩多久玩多久,爱去哪去哪,母亲从不管我,任我在外面和小流氓打成一片。
他们喜欢我,因为我有钱。这钱是我从店里偷的。偷出来的钱,我都送他们花。就在我又一次花光身上的钱,溜进
店里偷钱的时候,我看到了这12年来,每个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的事。
  在朋友成的家里出来的时候,是晚上11点了。妈妈的美容店打烊的时间我再清楚不过。每每12点。母亲是
最后一个关门的,然后下来的两个时辰,是她的活动时间,时而泡网吧,时而去迪吧小坐。我呢,就在这两个小时
内,完成我的工作,妈妈的房间就在美容店的三楼。进了店。我习惯的瞄一眼总台。这个时候,妈妈总会在那里结
算一天的营业额,人不在?那没什么,偷钱用不了我什么时间,我转身窜上三楼。摸出张卡,把妈妈房门的暗锁弄
开。合上门,衣柜里总放着一扎面值100的钱。想都不用想的在中间抽了一小叠。放进贴身的口袋里,正要转身
出去的时候,走廊上有了脚步声,别看我年纪小,对付突发事件我还应付得来。我个子小,一哧溜钻进床底,床罩
一直垂到地上。把我罩得实实的,靠墙的地方还留着条缝。足够我看到你走为止。哈哈。我缩在床下,心里有说不
出的惬意。
  门开了,听脚步,房里进了两个人,没等我偷看是谁,声音就先冒了出来:" 大姐,想了这么多天,总能给我
个交待吧,我不想逼你,拿到钱我就走。"
  :" 小张,你想敲我一笔啊?人不要做得这么绝。甩我还不行,又想再赚一笔养别的骚b?"
  " 大姐。我不想打击你,你以为我爱你吗?说白,看上你的钱。你也不看看你那把年纪。屁股还跟着个死拖腿
的小子,我长得这么帅会一辈子跟着你这离婚有孩子的女人?不过。跟你上床倒也不赖。那一身肉我着实迷了一阵
子,到今天,钱是关健,哈哈……""啪" 的一声。我不知道谁脸上开花了,心里倒是吓了一跳。
  忙缩上靠墙的缝上一看,母亲被平时很照顾我的张叔叔摔在了我对面的沙发上。
  " 婊子,看不出平时不只会在床上叫唤,凶起来倒别有风味。敢打我?
  今晚不给老子交上50w,我就把你在床上的淫荡样做成大字报,上所有的人都能看到你那完美的身材。噢…
丰满的大乳,高翘着白白的屁股。让人们的眼光都停留在你大腿缝里。""流氓,不要脸。" 妈妈脸上涨得通红,凤
眼圆瞪," 把照片还我。"
  :" 可以还你。钱!"
  :" 没门。想从我身上捞一笔,想得美。呸。"
  :" 骚婆娘,敢呸我?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钱老子拿定了,人,我也要折磨折磨,让你老老实实的把钱送我
手上。哈哈……"
  " 砰!" 的一声响。我忙一看,张叔叔摔门出去,锁孔一阵响。
  只见妈妈扑上门去,发疯的擂门,:" 开门啊,你个王八蛋,锁我干什么,……" 听声音,我知道她已经乱了
脚步。渐变哭腔。我松了口气,人走了个,一转念。糟了,门上锁了。怎么办?偷偷一望母亲,人坐在沙发上抽泣
起来。我恍恍忽忽的明白了些事。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不由让我又紧张起来。果然。脚步声都停在门外,我定神瞄
住门口。妈妈也停住了哭声,站起了身,门开了,妈妈似乎想冲着出门,被第一个走进来的男人又推倒在沙发上,
随后进来的,一共有五个人,除了有个张叔叔,其它人面很生。个个虎背熊腰,看起来很象黑社会的打手。门,又
被关上了。:" 你们想干什么。" 母亲尖叫着,:" 干什么?" 只见张叔叔的手上多了些纸片,呼的往母亲脸上摔。
:" 看你发骚时候的样子啊。是不是很爽?啊???哈哈……"
  " 哈……" 其余四个人附合着笑。纸片滑到地上。看到的。隐约是相片。母亲刚想蹲下来捡。便被张叔扯住头
发拉了起来。:" 婊子,别瞎忙了,底片我还有大把,怕你捡不完,趁现在交出钱来。还省得我兄弟对你下手。"
:" 无耻,枉费我这么看中你,人面兽心。" 母亲尖叫着,开始拿起沙发旁上的杯子,酒瓶往几个人身上摔去。房
间大,他们离床的位置大概有五六米远。掉在地上爆出的玻璃片伤不到我这。但我现在开始心惊肉跳了。:" 操你
妈的。贱逼。给我上。" 给我狠狠的操死这三八。敢伤我。" 只有张叔叔在骂。其它人却没见出声。但。
  开始动手了。他们五人一起上前,摁倒了发了狂摔东西的母亲,一阵撕扯声一过。母亲全身已光溜溜的。象剥
了皮的母猪。第一次,是我第一次看到了女人的裸体。全身都白得晃眼,我呼吸有些困难。人散了开,站在四周。
母亲在沙发了卷成了一团。双腿紧夹,手护前胸。:" 你们想干什么:" 还能说话,但声音不再高,变成了颤抖。
  " 我要叫人了。"
  :" 叫人?" 张叔叔一把拉起母亲的头发,她脸上便被连抽了几巴掌。:" 给我打!" 几个人又是一阵忙。
  母亲便趴上沙发上不住的呻吟起来。
  :" 这女人真他妈犯贱:" 说话的声音没落,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男人就对着母亲的屁股揣了一脚。另一个男
人接着一把把母亲扯离了沙发,重重的摔在床前。把床底的我吓得差点跳起来,我的双腿开始打抖了。呼吸也拼命
的压抑着。她。离我不剩三步了,我听见了母亲的呼吸,知道此刻的她,很疼,疼得叫不出来。
  :" 小虎,这女人的身材不错啊?要不要试试?"
  :" 张,你小子真他妈有艳福,这货色这年头少见啊。看看她那对奶,如果是平时,让我捏一把我都愿他妈少
活一年半载的。今晚不同,哈哈。今晚咱哥们非要她脚合不拢," :" 老子等不及了,快快快。" 他们五个人象在
市场上买菜一样,看着地上赤裸的母亲,一边品味。一边都在除掉自己身上的衣物。不一会,除了床底的我。外边
的六个人,都是一丝不挂了。:" 好酒都被娘们摔烂了几瓶了。不喝都没了。谁要先上的速度,没洞插的喝酒看表
演。" 张叔叔坐上了沙发,拿过桌上还没来得及摔的酒。自斟自饮起来。而他这四个朋友却没他的心情。都一齐扑
向母亲,真的很象狼扑羊。很象!:"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啊。呜……" 母亲仍还在挣扎。但,看得出。她没什么
力气了。被打得动弹不了。不一会。整个人就被四个人扯开手腿。象个" 大" 字。我不想看到的地方。就在离我不
到一米的距离。母亲叉开的双腿,就在我正前方。那条血红色的肉沟,一览无遗的呈现在我眼前,毛很少。稀稀拉
拉的象男人的胡须一样贴在小腹上。那对硕大的乳房随着剧烈的呼吸,起伏颤动着。一个男人在她左侧坐了下来。
拉起母亲一条腿,一只手便往母亲的阴阜上拍击。
  :" 张哥。这女人阴部真他妈的肥,象只大河蚌。他妈的真养眼。" :" 何止肥?干起来还啪啪直响呢。不信
试试。" 坐在沙发上的张叔叔很得意。
  :" 哈哈哈……" 说得几个男人开怀大笑起来。八只手,都留在母亲乳房上。
  屁股。和小穴里,不停的挤捏,戳抠。
  :" 婊子。今晚你如果不把我几个朋友弄得舒服。我就折磨你一辈子。哈哈……
  弄爽他们,我都可以把钱压低些。留你养你儿子啊。"
  :" 此时的母亲。却再没发出什么声音,也没了反抗,静静的躺在地上。没有了惨叫声。打斗声。
  只有几个男人沉重的呼吸。我开始发觉,我的跨下鸡鸡,有些发涨了。我更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几个男人的表演。
在几个壮汉几近蹂躏下,母亲又开始想挣扎起来。但无奈的是,几个人都连摸带摁,她能动的。只有两只手,只见
她不住的推开把自己的豪乳挤得变形的狼抓,另一只手拼命的拦着体下,要知道,永远是徒劳的。胸口没得到解放,
自己的肥穴又多挤近了几个手指。两瓣大阴唇。夸张的向两边分开来。大腿根部。也被拧得红一块紫一块的。看到
如此刺激的场面。坐在沙发上的张叔我想是也忍不住了。站起身走了过来。当时没啥感觉。
  今天想来。终于知道为什么母亲会和他这么好。吊在他胯下的鸡巴真是威武。足足有七寸长,婴儿手腕粗。走
起路来一甩一甩的。看着我心里发毛。就连那睾丸都有拳头大。他走到母亲跟前,蹲了下来。鸡巴垂贴在母亲面上
  :" 婊子。我很欣赏你的口技,今天在兄弟们面前,你也表演表演吧。把我弄疼了。小心我杀你全家!"
  他手握鸡巴根部。在母亲脸上甩了甩。那东西便高高翘起了头。便往母亲嘴里戳去,母亲没张嘴。刚要把头别
向另一边。又是啪啪两声。腮边立刻显出来五指印。:" 日你妈的,给老子舔!平时不最喜欢它吗?在兄弟们面前
怕啊?不开嘴老子打死你。" 张叔发狠的吼到。一把扯起母亲的头。
  :" 好……好痛啊……呜。放开我……放开……" 母亲一脸的痛楚。:" 我舔……"
  :" 这他妈才象婊子。" 张叔得意的说道。象斗牛士凯旋归来。母亲微起上半身,含住了他的龟头。
  一吞一吐的,看起来很坚难的侍候着这根大肉棒。
  :" 动手。" 张叔命令道。母亲又颤抖着伸手扶起他两个大蛋。慢慢揉起来。
  余下的四个人,看到这场面。手。更加不老实了。力道也加劲了。母亲开始不住嗯……嗯……的呻吟起来。怎
奈嘴里塞着个大香蕉,声音更是含糊。
  :" 奶奶的。老子忍不住了。硬得他妈的要爆开。我先上。"
  :" 鬼头。你他妈还真饿啊。好好。让你先开炮。说好别把东西搞进里头去啊。我们还要享受呢。"
  :" 晓得了。你以为头一次这样搞女人啊。" 那个叫鬼头的。约摸30岁出头的男子。
  一边说,一边把母亲的双腿拉了开。自己。脆在中间。
  :" 哗……真他妈黄河水泛滥,地板都湿了。来弟弟养养你。"
  鬼头的鸡巴老早就翘上了天。只见他挺起屁股,肉棒在母亲阴阜面上搓了搓。:" 嗯……" 的一声长叹。鸡巴
连根没入母亲桃源洞中。母亲不由的。挺起了丰臀。又重重的摔在地板上。
  :" 贱人。我的鸡巴是不是很合适你啊。爽吧。哈哈……" 鬼头一边哂笑。一边做起了活塞运动。"
  配合些。你还免受些皮肉之苦。" 鬼头恶狠狠的,就连鸡巴也恶狠狠的抽送。腹部的撞击声。响不绝耳。事情
开始有些变动了。没注意在什么时候。母亲的手不再挣扎。嘴上叼着何叔的肉棒。双手分别握住在自己一左一右男
人的鸡巴。上下套弄起来。
  :" 阿华。你今晚只挤那两只奶能爽?
  来。和我试试双管齐下。这娘们穴肥。钻两条棒是随便事。
  来。:" 鬼头对着旁边那男人说道,自己退下身。把母亲的身子掀了过来。变成了狗趴式。
  自己钻进了母亲肚皮底下。扶着母亲的水蛇腰。往自己胯间压下。直到棒子完全没入母亲穴中。又朝着名叫阿
华的男子说道:" 你往屁股下进来。我还是头一次这样试呢。没办法。鸡嫖得少啊。哈哈……" 随着。阿华贴着母
亲的背。弓着身。手扶着鸡巴。顺着鬼头的东西。一同挤进了母亲肥穴里。
  :" 噢……轻点……涨得难受……" 母亲不由的松开张叔的肉棒。长叹起来。
  单是看着母亲这身材。
  鼻血都够你流的。更别说上了弓。岂有不发之理?两个人。对着一个肥洞。抽送起来。母亲的呻吟声。开始源
源不断了。但。已经不是痛苦的呻吟。倒象是带有些原始的。兴奋的淫叫。我的下体现在涨得很难受。血气直涌。
有些眩目。
  :" 果然是极品啊……"
  " 还不错。"
  :" ……"
  几个男人话开始多了起来。象是在开座谈会。
  对着母亲的胴体。做着一项伟大的试验。母亲在这方面游刃有余,在张叔胯间吸了两吸。又掉头对着身旁边两
条青筋直暴的肉棒吞吐吸吹。就连这几个男人。也开始轻声叹气起来。这样的场面足足保持了十来分钟。母亲身下
的鬼头声音大了起来:" 嗯……嗯……骚包。别夹穴啊。哟……" 我定睛一看。鬼头收回了枪。
  一束白色液体从龟头处直喷而出。射向母亲肚皮。
  " 我靠。这么差。才来回几下就丢弹药了啊。?"
  " 哈哈……
  四个男人齐声笑了起来。鬼头一脸尴尬的将自己从母亲体下抽开。口里喃喃的道:" 夹得我全身一阵酥麻。久
没弄这么爽的穴。有什么办法……话刚落。阿华的一滩精液,也洒在母亲背部。操穴的两个人。双双败下阵来。母
亲的体内的两根棒才刚撤下来。便又挤进了早就迫不及待的一根被口水舔得亮晶晶的热狗。另位男子。将鬼头的位
置给替换下来。
  :" 屁股还有个洞啊。别浪费了,试试,爽歪了。" 张叔站起身。招呼他的另一个朋友。
  :" 肛交?我可没试过。让我来。" 说话的是个留着寸头的毛头小子。绕过母亲臀后。扶着鸡巴。龟头抵住母
亲肛门插去。母亲不由的收缩了一下腰。只见小寸头腰部一挺。母亲:" 啊" 的一声惨叫起来。连着哭腔叫道" 痛
……啊……不要……"
  " 叫什么。操你屁眼是看得起你,真他妈还真紧。" 小寸头咬牙切齿的说着。
  伸手就往母亲雪白的屁股上。" 啪啪" 拍了几巴掌。
  龟头却已转到母亲跟前。将自己软耷耷,还粘着母亲淫液的鸡巴。送入了母亲的口中。
  :" 给我舔干净它。喔……" 只见龟头全身打颤,想必是母亲那条舌头早就缠住了他的二弟。不住的吮吸着呢
……
  :" 呜。要裂开了。哼……轻点……喔……" 母亲叹叫着腾出手
  ,按在操她屁眼的小寸头大腿处,让他在抽送的时候保持着别深深的刺伤自己的直肠,身子开始弓了起来。
  但" 噗嗤。噗嗤。" 声,却不断的从阴户里传来。直搞惹得小寸头心里发毛。
  每次想狠插菊花洞的时候都被按在自己大腿上的手给控制住,感觉自己的包皮不被全部插得绷紧是件很难忍的
事。而在离自己阳物下方寸来远的地方。另只比自己还要粗长的棒子夹杂着流得正欢的淫液一次比一次更深的埋没,
或许心里压抑了。只见他动作很利索的打掉母亲的手。双手卡稳母亲丰腰。弓起腰。一个猛扎。这下可要不得了。
只见母亲叫:" 啊!!!" 的一声后。人便向前窜倒在地,身体卷成一团。双手护住股缝处。全身痉摩起来。倒是
一时间把几个男人搞得愣住了。倒是张叔可能是习以为常了。转过来就分开母亲的手。掰开她夹紧的双腿。我在一
瞬间看到。母亲大腿内侧。可谓是淫水涟涟。两瓣充血的阴唇涨得让人吃惊。从胯下直凸而起。象个馒头。整一个
油亮油亮的。我的时间,凝固在母亲的最美的地方了。
  :" 怎么,这都受不了。你以后怎么再养别的野汉子啊?" 张叔一脸的藐视:" 好痛……痛啊……" 地上的母
亲大概缓过了点气。挤牙膏般的吐出几个字。
  :" 痛?别这样嘛。那……今晚我就帮你个忙。把你的潜力都挖……掘出来,阿华。去厨房拿些家伙来。" 张
叔下命令般的一挥手。
  :" 刀啊?张哥。" 阿华站起来。
  :" 这婆娘还轮不到我们用刀。你就随便找两条长得象你裆下条蟒蛇的东西来就成。嘿嘿……"
  :" 收到。" 阿华拉过件衣服圈住自己的下体。转身出门,
  :" 张亮……你不要做……做得太过份……你也不想……想我以前对……你这么好……你要什么……我都。都
给你……而你今天……"
  :" 哎。我的亲姐姐。" 张叔打断母亲的话。" 以前是你寂寞时候勾引我上床的。我可没跟你动感情。你今天
还惦记着你对我付出的那点钱?别忘了。母猪找精猪的时候。是要付钱的。明白不?我预先不是没提醒你,是你犯
贱。非得给我找人把你操爽了你才肯花钱。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吃的。今天不过是个例子。不把钱交齐。那要在你身
上花功夫的不只是我们五个人了明白不?哈哈……" " 张哥,给。" 听顾着听他们说话。阿华回来了。看他递给张
亮的东西。我心里不由的有些同情母亲了。
  是根茄子。一时间同情母亲,是茄子实在太大了。我握起拳头。茄子的底端就这么大。:" 去。床头柜拿套子
来。" 张亮随手指向床上。我赶紧缩了回来。顶部翻东西的声音停下后。我便才用手把床单缝再拉开些。好让我看
清,一会要有什么更精彩的表演。只见张亮把茄子完全塞进避孕套后。腾出手,将母亲的两瓣阴唇向两边分开,他
就蹲在母亲的右下方。我的视线,还是那么的直接。我又更深一步的理解了女性阴部更详细的结构。她的小阴唇小,
充了血,呈出很鲜艳的红色。中间便是刚才被操得还没恢复过来。还开着象个" o" 型的阴道。只见张亮用最粗大
的一头。开始在母亲的阴户上抹着,偶尔在母亲象花生粒般的阴蒂上揉揉。真搞得母亲不住的晃动双腿,怎奈双腿
早被一左一右两边的男人按住,看起来不象挣扎。倒象半推半就的忸妮相。接受着从阴部传来的阵阵快感。当时我
15岁,头一次领悟了血脉贲张这一词语。是的。从母亲喉咙里发出来的唔……唔……声,我第一感觉告诉我,她
那私处在发痒,洞口处,又缓缓的流出了透明的液体。
  " 水,还是这么多,都想起头一次和你上床的时候,从你开口处到脚底,没一处是干的,哗,极品呐。
  " 张亮的样子象吸了大麻以后的爽快感。茄头,滑至母亲的洞口处,开始旋转起来。
  :" 呃……唔……" 母亲低声的呻吟,让剩下的四个" 闲" 着的男人,又开始忙了起来,两只大乳房,又被几
只手占领了,又揉又捏。阿华又是最后一个没摸到地方,怎奈自己年轻气旺,胯下的雄物又开始蠢蠢欲动。只能自
己上下套弄起来。可笑的是,五双眼睛,都集中到了母亲的胯间。
  " 啊……轻……轻些,好胀,慢……慢……" 随着母亲的声音,茄子,开始向前推进,母亲果然是性事中的高
手,自己的双腿沾了胸前柚子般乳房的光,早就自由了,她便尽量的将腿向两边分开,臀部一抬一抬的,配合着要
吞掉这根粗大的东西。一点一点的。茄子一点一点的没入,阴唇不断的翻开,粗大的茄头,进了!!!母亲长阴毛
的部位,慢慢的隆了起来。
  :" 噢,好……好胀……嗯……" 母亲梦呓般的喃喃着。
  张亮的手并未停下来。仍在一寸一寸的向前进。茄身,进了三份之一," 姐。舒服不?我的鸡巴要比它逊色些
哦。你要好好享受啊。" 张亮挪揄道。而母亲再没还口。只有断断续续的呻吟,茄身进了三分之二的时候,我张开
的嘴再合不拢了,这都能进???足足有15厘米长的粗茄子进了三分之二。阴蒂翘起的地方,都快绷得不行。母
亲依然老样子。没太多难受的嗯哼着。果然。阴户肥大的女人就是强。前进再前进。我心里再暗暗的给张亮打气。
真想看看母亲的阴道有多深多大。能不能完全的吞入这么一个茄子。张亮也如我想的这般。将茄子更深入的推入,
他的手握不到茄子了。只能用只支手指掂着茄子末端。
  :" 唔……到……到了……顶住花心……顶住了……不要……再进了。" 母亲全身开始打抖。臀部晃得厉害。
  并左右微摆起来。张亮倒是通情达理的没有硬塞。稍稍退出了茄子。又插了再去,开始抽动茄身。
  :" 哦……好舒服……哦……"
  恩恩……恩……
  啊…………………啊………啊……………啊…………………………" 恩恩……啊……啊……不……不要……不
要……停下来……不要停…………这样我很……很舒服……里面好痒……痒……求你……快……点……" 不是吧。
我愣住了。他们不是在强奸吗?母亲到底怎么拉?这才象话嘛,我们歌们五。会让姐姐你爽得飞上云宵啊。""哈哈
……" 几个男人都得意的狂笑起来。:" 你们慢……慢来,别弄疼我就行。
  我让你们操……把你们的棒棒都整得爽爽的……嗯……" 母亲开始控制不住,发骚了。几个男人的动作什么时
候也变得温柔起来。时而用手指夹夹母亲生硬的乳头。时而用指头在母亲的阴蒂上揉动。让母亲体内产生更多的淫
水。:" 姐……你夹着这东西站起来走动走动啊。" 张亮摆一摆手。他的朋友都停下手来。几个人离开母亲的身体。
都回到了沙发上。咋的一看。沙发上竖起的五根肉柱倒也壮观。母亲,坐起了身。喘了口气。夹着身下还露出末端
的茄子。慢慢的站起了身。叉着八字步。在房间里走动起来。直让沙发上的几个男人。加上床底下的我。看得目瞪
口呆。就走了两圈。淫水便随着她大腿内侧流了下来。母亲走到沙发跟前。站在几个男人中间。她弯下了腰。嘴巴
凑向张亮的鸡巴。两只手也同时握住两只肉棒,上下套弄起来。从背后看过去。浑圆的臀下。吊着的茄子显得很滑
稽,这下。轮到男人们舒畅的声音了。我心里不由暗叫声好!